專訪權威農村問題專家陳錫文:轉基因之爭要靠時間來解決

2019-05-27
 

乱世王者2019合区 www.jibou.icu 澎湃新聞   摘自《中國尋路者》,高淵 著,世紀文景/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年4月版

北京,博學胡同一號。

這是一座方方正正的建筑,并不起眼,但位置特殊,隔著一條窄窄的府右街,與中南海緊鄰。而且大門口只有門牌號,以及站崗的軍人。這些都說明,這里只是外表普通。

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,就在這個院子里。在二樓,67歲的陳錫文走過來與我握手,微笑著略做幾句寒暄,便開始了我們歷時三個半小時的長談。

如果從他1968年去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算起,他已經跟中國農村打了近半個世紀的交道;如果從他1978年考進中國人民大學農業經濟系算起,他研究中國農村已近40年。2016年6月,陳錫文卸任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兼辦公室主任,但仍是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,他對中國農村的關注與思考,并未停歇。

從20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,陳錫文一直是中國制定農村政策的參與者之一,更被視為中國權威的農村問題專家,也被稱作是真懂中國農村的官員。

我說,有一個敏感問題是繞不過去的,就是轉基因。現在各方的爭論越來越激烈,轉基因似乎成了一件沒法溝通的事,你對轉基因是什么態度?陳錫文略思考,說:“這是一個科學技術問題,按理來說,門外漢不適合談這個,因為不懂嘛?!?/p>

在陳錫文看來,現在最大的問題是,我國社會上對轉基因的討論過于情感化,都是情緒。比如,有些人很激動地說,美國人自己從來不吃轉基因食物,種了都賣給中國人吃?!罷饈翹齏蟮男?!確實有很多美國老百姓不知道吃了轉基因食物,但不是不吃。美國的轉基因食品正式批準上市是1996年,已經過去20年了?!?/p>

但為何美國對此的爭論遠沒有我們激烈?

陳錫文坦率地表示,很重要的一條原因,是美國政府長期監管很嚴格,尤其是FDA(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)的公信力很強。他們的管理程序也非常規范,凡是通過了FDA的嚴格論證,美國民眾就認可是安全的?!八?,美國人對這個問題不太關注,他們相信FDA?!?/p>

很多美國人不知道自己吃了轉基因食品,那現在國際上對轉基因的標注一般是怎么規定的呢?

陳錫文透露,從全球來看,大致是三種類型。第一種是美國,不用標注,由FDA確保食品安全。現在也出現了一些不同聲音,但聯邦立法還是傾向于繼續不標,有些州可能會要求標注。

第二種是歐盟和日本,都是要求標注的,但他們有個限量。比如,歐盟規定加工食品中轉基因物質的含量超過0.5%,必須標注。日本是超過5%要標注。

第三種類型就是中國。我們規定不管加工食品中轉基因物質含量多少,只要有就必須標注。

這些不同的規定背后,其實反映的是各國對轉基因的不同態度。

2015年,陳錫文為轉基因問題去歐洲考察,發現法國已經基本停止研究了。他去了才知道,這里面有政黨政治的因素。

薩科齊競選總統時,法國社會有兩大憂慮,一是核電,二是轉基因,反對主力是綠黨。薩科齊就跟綠黨談判,要求對方不要反對核電,因為核電在法國總發電量占比相當高。作為交換條件,他答應上臺后停止發展轉基因。后來奧朗德上臺,也延續了這個政策。

“國際上的差別非常大。法國是最崇尚自由的國家吧,但他們對轉基因是最嚴厲的,以至于到現在,法國基本上已經沒有人研究轉基因了,試驗田都沒了,科學家都跑到別的國家去了?!?/p>

相比之下,西班牙和英國都比較開放,特別是西班牙,轉基因玉米種得非常多。因為它處在地中海沿岸,很適合種玉米,但又很容易生玉米螟蟲,如果大量使用農藥對環境污染太嚴重,所以他們接受轉基因。英國也在繼續搞試驗,沒有遭到太大的反對。

接下來必須言歸正傳,說說中國政府對轉基因究竟持什么態度。陳錫文對我說,我們國家采取的政策是非常清晰的,主要是三點。

第一,轉基因是生物育種,是當今生命科學的前沿,作為一個農業大國,不能在這個領域沒有一席之地。法國本來在這方面的研究是很強的,但如果停頓一二十年,法國可能會吃大虧,種子市場可能就被人家占了。

第二,批準上市的轉基因食品,必須經過極為嚴格的審查,確保安全才可以。到目前為止,我們批準上市的國產轉基因食用農產品,只有木瓜;允許種植的還有轉基因棉花;允許進口的有轉基因大豆、油菜籽和玉米。沒有別的。

第三,要確保公眾有足夠的知情權和選擇權,就是轉基因食用農產品和含有轉基因物質的加工食品必須標識。你愿意吃就買,不愿意吃就不買。

既然中國政府對轉基因的態度如此明確,為什么關于轉基因的爭論近乎成了死結?在陳錫文看來,關鍵是現在不少反對轉基因的人,不是從科學的角度來證明這是有危害的,而更多是從陰謀論、意識形態的角度來解釋,那就沒有辦法討論了。

“很多事情,包括轉基因問題,不是只靠科普能夠解決的,有的人不是從科學角度討論問題,跟他們講科普沒用?!?/p>

轉基因之爭,最終要靠什么來解決?陳錫文的回答非常簡單:時間。

“恐怕得讓時間來證明。美國人已經吃了20年轉基因食物了,如果當年是小孩的話,現在已經為人父母了。應該做個科學調查,看看這些人有沒有問題,他們生出來的孩子有沒有問題。如果沒有,但有些人還是固執地堅持認為有問題,是沒道理的?!?/p>

但有人說,他們自己沒問題,孩子也沒問題,但如果轉基因對人類的危害是隔代才能顯現的呢?陳錫文坦言:“那我就沒有辦法說了,只能再等吧,現在是20年,也許要等到50年,或者更長的時間。但希望總有一天,能夠證明究竟有沒有危害?!?/p>

陳錫文當年在人民大學的老同學周其仁曾對我說:“錫文黑黑的,很樸實,長得很像農民,他平等待人,非常有思想,保持了這些年農村政策的延續性?!?/p>

陳錫文生于上海,有不少人開玩笑說:“一個上海人居然管了這么多年中國農村?!蔽椅仕衷諢鼓芩瞪蝦;奧??他馬上用上?;盎卮?,謙稱說得馬馬虎虎。

從下午一直聊到晚上,沒有人進來打擾,水也是陳錫文自己倒的。無論是自己的人生經歷,還是轉基因等熱點問題,或者是對中國農村未來的思考,陳錫文有問必答,非常坦率。他拿著一杯茶,無須任何提示,所有數字都信手拈來,這么多年的農村政策都印刻在他的腦子里。

數年前,有位媒體同行曾說,陳錫文給她最大的印象是實在。我的感受則是,他不僅實在,而且深刻犀利。


                  
掃碼關注“oilcn油訊掃碼關注“油才網招聘”